吃土少年

不是好人

【尤季】The lover in my dream 02

*自封了玛丽苏小王子,不接受反对意见


*剧情无聊狗血,一见钟情/玛丽苏/ooc/双向暗恋(高亮不喜勿入)


*跪求吃下尤季的安利,快来人陪我聊天quq



02

季光虹喝了一杯尤里递给他的果汁,不知道是不是人为因素这杯果汁甜的有些过分了,而且大冬天的喝这种凉凉的东西让他习惯了温暖食物的胃有点不适应。

 

尤里倒是喝的非常开心,一边喝着果汁一边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小猫眼看着自己不管怎么蹭尤里都不理他,有些气恼地“嗖”一下子蹿到季光虹的腿上,眨了几下眼睛就睡了。

 

季光虹现在既不能站也不能走,就因为尤里在不久前说过这只小猫最讨厌睡觉时被打扰,他只得无奈地呼噜了几下小猫背后的绒毛。

 

可能正是和小猫发生的小插曲打破了两个人之间的尴尬,现在季光虹和尤里也都闭口不谈之前发生的不愉快。

 

季光虹也拿出手机来打发时间,顺便关注了尤里的SNS,期间两个人偶尔会聊聊天,一晚上的时间也就这么过去了。

 

季光虹看了眼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尤里,我该回去了。”本来季光虹也没想着久待,只是跟父母报备了一下说会在朋友家吃晚饭,没想到回过神来已经到了这个时间。

 

“好,那明天学校见。”

 

“我听朋友说你很少去学校,怎么最近这么勤快了。”

 

“嗯,没有什么特殊的理由,但是明天去学校的理由是我想和你一起吃午饭。”尤里完全没有注意到季光虹被他打出的直球弄懵的样子,而是到窗前去拉紧了窗帘。

 

这个时候尤里才注意到外面已经下雪了。

 

“下雪了。”

 

听到这个消息季光虹也上前一步去窗边查看情况,但是积雪的程度比他想象的要厉害许多,看样子已经下了有段时间了。

 

俄罗斯的雪来得很急,季光虹粗略地估算了一下回家的时间和路程,刚好是处于打车浪费走路很累的尴尬位置,又加上雪越积越深的状况让他犯了难。

 

“你住在我家好了,反正我家也没有别人。”尤里看着眉头略微皱起的季光虹好心的准备收留他一晚,而且小猫也一直缠着季光虹一副赖上他的样子。

 

季光虹思考了一会,心中不免对留宿尤里家抱有异样的期待。

 

借了尤里洗漱用品和换洗衣物后季光虹把自己锁到了浴室里,看着镜子里明显表露出此人很兴奋样子的脸,他便有些心慌地把脸整个没入了冷水中,惊呼声还惹来了尤里。

 

总之两个人简单洗漱过后就躺到了床上一起看起了电影,显然尤里对于片子里描绘的美好爱情故事不怎么感冒,一个人兴趣缺缺地边逗猫边打哈欠。

 

要说为什么和尤里看爱情片季光虹也说不出所以然来,只是随意选的评价较高的一部。爱情片在对尤里抱有特殊感情的季光虹看来有一丝丝尴尬,但是他还是很给面子的一个人把电影看完。

 

影片中描绘的爱情实在是有些理想化,这让季光虹很难产生共鸣。在观影期间他多次偷瞄尤里,当然尤里是毫无自觉地干着自己的事情,完全没有发现自己被偷瞄。

 

“亏你看得下去,我都要无聊死了。”尤里翻身躺到床上打着哈欠说道。

 

“这部的评价可是很高,但是我也没什么代入感,看得有点辛苦。”季光虹一边快速地关机一边准备下床拿被子打地铺。

 

“我困了,想睡觉。”

 

“好,我拿完被子去关灯。”

 

“为什么要去拿被子,我们一起睡不就好了。”尤里喜欢打直球的性格可让季光虹吃不消了。

 

交涉到最后季光虹也没有去拿被子,只得乖乖地躺在尤里身边,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困难反倒是异常的平静,很快倦意袭来季光虹闭上了眼睛,在睡着前他听到了尤里均匀的呼吸声。

 

隔绝了屋外冷空气的室内的温度刚刚好,枕头旁边的小猫散发着好闻的桃子味,一切都那么令人安心。

 

半夜季光虹被腹部的闷痛感叫起,他感觉有一个重物正压在上面让他一动就生疼。一开始他以为是小猫跑到了上面,伸手一摸便吓了一跳,上面的物体有着冰凉的触感,光滑但是略微有些带毛的柱体(不要想歪)很明显的不是小猫。

 

季光虹猛地坐了起来,看着睡得横七竖八的尤里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他摸到的很明显是尤里的腿,此刻尤里的双腿正突破了被子的束缚暴露在空气里,睡姿甚是豪迈,让他不知道该从那里吐槽起。

 

最后季光虹选择拍照后帮尤里把腿收回被子里,然后继续睡觉。但是尤里完全没有给他睡着的时间,在短短十分钟的时间里睡姿就变换了五种之多,而且每次都会突破安全线,侵占季光虹的地盘。

 

一晚上季光虹被尤里折腾得基本没睡,只要他睡着下一秒尤里就会以各种奇怪的姿势把他踢醒,而且小猫睡觉的时候也没个正形,现在的状态是身体弯出好看的曲线的小猫身体刚刚好完美的贴合了季光虹的头型,这让季光虹看起来像个带了灰白色假发的老爷爷。

 

季光虹一次又一次的起来给尤里整理被子,到最后只得无奈地用大部分被子把尤里裹了起来,而他只能抱着被子角叹了口气。

 

大概是累了尤里也在不久后停下了他的夜间表演,这个时候外面的天已经有些亮了。

 

季光虹也终于能睡个好觉。

 

尤里对于晚上的行为毫无自觉,睡饱了的他起了个大早。尤里看到身边熟睡的季光虹,伸手呼噜了他头上方睡得正熟的猫一下。

 

小猫受到惊吓条件反射的用小脚踢了一下,没想到刚刚好不偏不倚地踢中了季光虹的脑门。尤里下意识的闭起了眼睛,他猜测季光虹可能会暴怒地跳起来揍自己,原本应该就是固定情节但是可惜的是季光虹睡得太死,此时此刻正毫无知觉的揉了踢红的额头一下翻了个身又睡了过去。

 

可能是少年小小的愧疚心尤里难得体贴地为季光虹掖好被子,轻手轻脚的穿衣洗漱过后坐在房间的地上翻阅摄影杂志。

 

“叮——”门铃声响起。

 

尤里起身开了门,门外是一位有着酒红色短发的女性,高挑纤细的身材和简单大方的服饰让人眼前一亮,妆容也是以夸张的酒红色为主。

 

妖娆又妩媚。

 

那位女性手里提着不少袋子,里面放满了食材和生活用品,她的表情很是轻松,进了门也是轻车熟路的换好鞋子收拾东西,完全是一副回自己家的模样。

 

“尤里,你今天去学校吗?”

 

“米拉,你不要一声不吭地就过来!”尤里显然不领米拉的情,反倒很是嫌弃。

 

“我来给你做早饭都不愿意,今天不做了,喝西北风去吧!反抗期来得太不是时候了,你难道还是青春期的小鬼头!!”米拉也不是个温吞的主,她对于尤里对她一直以来的态度虽说不能算是没有意见但也还在她接受范围,两个人本来就是远亲也是如同姐弟一般一起长大,日常的相处模式就是这样他们也都习惯了。

 

当然一般人看到还是会以为他们在吵架拌嘴的。

 

比如说被声音吵醒的季光虹,他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摇了摇不太清醒的头试图告诉自己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觉。

 

但是季光虹头更晕了米拉和尤里还在斗嘴完全没有消失的迹象,熟悉又亲密的举动在季光虹看起来就像是情侣间的调情,保不准尤里有什么喜欢吵架增加情趣的奇怪癖好呢。

 

看到眼前米拉性感迷人的样子,季光虹内心很是失落。他承认自己对于尤里抱有很高的期待,哪个怀春的少年少女不想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呢?当然他也做好了尤里有女/男朋友的准备,但是当那个人真的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接不接受又是另一回事了。

 

米拉跟尤里斗嘴斗累了便转身不想理他,这一转身倒是和不远处的季光虹四目相对,季光虹马上把眼睛挪开低头思忖了一会就一路小跑回了尤里的房间,关上房间的门后季光虹对于胆小的自己很是失望,朝着脑门就是一拳,这一拳也确实让他清醒了不少,一边不开心地撇着嘴一边换衣服。

 

房间外面的米拉也被突然出现在身后的季光虹吓了一跳,现在季光虹突然间跑走了更让米拉感到疑惑。

 

“尤里,那是你的小情人??”米拉看着季光虹的反应得出了一个自认为非常合理的结论。

 

尤里没有回答,只是嫌弃地看了米拉一眼后就回到了房间。

 

尤里一进门就看到了季光虹在换衣服,裸露出来的皮肤很白身体看上去也非常纤细,季光虹被尤里的突然闯入吓了一跳像小松鼠似的迅速地把衣服套好,头发被毛衣压的到处乱翘,他伸手在脑后不停地顺毛和床上的小猫一样简直是可爱极了。

 

“你刚刚跑什么?”

 

“我看到有人来了就跑回来换个衣服。”季光虹捋了捋头发说道。

 

季光虹刚想开口违心地夸赞尤里和外面的女性很般配但是尤里先一步的打了季光虹的脸。

 

“他不是我女朋友。”尤里挠了挠头发一脸遇到了麻烦的表情。

 

季光虹被这突如其来的解释结结实实的吓到了,他开始担心自己的心意是否被发现,毕竟他可是号称遇到有关自己的麻烦事就变怂的人,季光虹已经在心里盘算着要不要转学逃避现实了。

 

“你收拾好了吗,今天早饭出去吃。”尤里说完这句话拿着书包就出去了。

 

季光虹匆忙地收拾着东西,出门前他看了照片墙一眼,在不显眼处看到了尤里和米拉的合照,照片里尤里的脸比今天早上还臭。

 

在玄关处季光虹碰上了斜倚在墙上的米拉,他对米拉点了点头就跟着尤里出去了。

 

一路上两个人的对话很少,一大半的时间都是在考虑吃什么,气氛很是奇怪。

 

“你很在意米拉吗?”走在前面的尤里转过头直接把冰凉的手贴上了季光虹的脸颊。

 

“没有,我只是看到了你们的合照。”季光虹用戴着手套的手把尤里的手从脸上把拉下来,尤里坏心眼的抢走了他的一只手套。

 

“她是我表姐而已。”

 

两个人现在各戴一只手套这让季光虹想到了少女漫画的情节,他在这边尴尬着尤里倒是异常的兴奋*,行为举止就像是小孩子一样走路都开始蹦蹦跳跳。

 

显然季光虹对于莫名兴奋的尤里有些疑惑,尤里现在已经兴奋到开始拥抱季光虹并一直说着一些无意义的话。

 

季光虹不敢乱动,他不知道接下来坏心眼的尤里会搞什么恶作剧但是到最后尤里也只是在重复这些行为而已。

 

过了没多久尤里就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季光虹心里想刚刚尤里一定是在拿他开玩笑。

 

吃过早饭后两个人约好吃午饭的时间就匆匆分开了。

 

季光虹坐在操场的边缘看着远处打篮球的人群发呆,和尤里突然的亲近让他仿佛是在做梦一般完全没有真实感。

 

尤里也没有表现出明显的厌恶这让季光虹有了新的期待。

 

或许是季光虹的表情太过甜蜜披集都受不了的想来挪揄他。

 

“光虹,你是不是交新女朋友啦。”披集拿胳膊肘戳了戳季光虹的手臂,语气也是一如既往的欢快。


*躁郁症患者会在日常生活中出现突然亢奋的情况,但是程度会有所不同,尤里的情况在设定里是不太严重一直吃药所以程度较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就是想看吃醋又哭唧唧的小季,我的儿子就是那么可爱(乖巧.jpg)

 

 

 

 

 


评论(15)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