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土少年

不是好人

【尤季】The lover in my dream 01

*这篇就是第一次恋爱的正篇,只是改了一下名字【之前的被吐槽太low】个人特别钟爱一见钟情和梦中情人梗,就是喜欢这种苏苏的设定!!!!

*这篇不长,主要就是两个人的日常生活没有什么跌宕起伏的剧情,所以非常平淡,不要期待剧情quq

*如果看到的请一定要来评论一下,要不我会寂寞然后死掉的quq

*下面的是之前的存梗,一定要先看这个!!!

http://chitushaonian885.lofter.com/post/1e8076ef_d7d6a4d


01

 

遇到尤里的当天晚上季光虹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跟女友在接吻,但是后来女友的脸和金发少年的脸重叠在一起,他看到一双浅色的眸子毫不掩饰的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就像大型猫科动物一般锐利。

 

季光虹是惊醒的,冷汗随着他的坐起流了下来,呼吸声变得很急促。

 

他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六点了。

 

睡意全无的季光虹决定起床,洗漱过后是长久的早饭时间,昨晚季光虹的父母并没有回来,想必是工作到后半夜直接在公司睡了。

 

虽然季光虹的生活环境和经验告诉他不要相信什么一见钟情,但是去他妈的一见钟情他只是想认识一个少年而已。

 

谁不想交一个迷人的朋友呢。

 

通过学校通告栏他得知了少年的名字。

 

季光虹真心的觉得尤里·普利赛提是个好名字,如果有机会他真想去尤里所在的一年级看看他,当然季光虹没有自觉自己的行为已经算是“越界”了。

 

在一些特殊的方面季光虹永远保持着易于常人的热情。

 

今天上午的物理课无聊到他这个所有人眼里的乖乖学生都走神的地步。

 

午饭时间通常季光虹都是和他的好友披集度过的,这个深色皮肤的泰国男孩总是喜欢趁这个时候来作弄他。

 

“嘿,光虹,听说你和女友分手了,感觉怎么样?”有点幸灾乐祸的语气并不让人讨厌。

 

“你之前不是和leo 打赌我们什么时候分手吗,所以是谁赢了?”跟披集讲话的时候连一向没有太大情绪波动的季光虹语气都会轻快起来。

 

“当然是我,下午有空吗,leo说愿赌服输请我们吃烤肉三明治!”

 

“当然。”

 

下午老师提到了新年假的事情,但是在那之后还有三场考试这让不少已经开始狂欢的少年少女们颇为不满。

 

三点季光虹如约到了约定好的咖啡厅,leo和披集已经等在那里了。

 

咖啡的香气总是让光虹昏昏欲睡,这还要归功于他妈妈周末早上喜欢边煮咖啡边把季光虹从床上捞起来的好习惯,现在他和朋友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披集也和往常一样自拍完开始发SNS。

 

“你们认识尤里·普利赛提吗?”季光虹首先抛出了一个话题。

 

“嗯,让我想想我好像听过这个名字,嗯…但我记不起来了……”Leo摊手表示帮不了忙。

 

“你们这些完全不关心学校生活的学生该让我怎么教训好呢。”说完披集特意重重地叹了口气。

 

“不要学叶列娜老师的语气,我想到她就头痛,鬼知道我的物理作业该怎么办。”leo做出夸张的抱头姿势,对披集表示不满。

 

“所以你应该快点把知道的告诉我们,情报通的好学生。”季光虹扯了扯披集宽大的裤子。

 

“听着他可是个风云人物,曾经把学校周围看他不爽的人揍得很爽,但是他学习超级厉害,现在他的个人简介还贴在通告栏上呢,所以说他可是在老师中受欢迎的老流氓,当然重点是他很帅在女孩们中很有人气,听说想做他女朋友的人可以从学校排到这儿来。”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披集喋喋不休的说事情的时候季光虹都觉得他不做八卦记者可惜了,而且披集的运动细胞很好说不定毕业后可以去香港发展。

 

“他可真是战斗民族中的扛把子。”季光虹摊手说道,显然披集和leo不太理解这句中文的意思。

 

“但是我没有跟他联系上,他的出勤率低到吓人,想见面都见不上,重点是他的SNS上次更新的时间是一年多前。”披集作为一个SNS大佬非常不甘心。

 

在披集尽力展示他的情报能力的时候季光虹无意间瞥了一眼窗外,四点的天已经开始黑下来了,但是他还是看到了一抹熟悉的金色从窗前走过。

 

在尤里朝咖啡厅里看的时候季光虹心虚的低下了头。

 

“披集记得把他的SNS发给我,我有点事情先走了。”说着季光虹拿起背包就冲了出去。

 

季光虹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他从来没有疯狂到这种地步。

 

就算再优柔寡断再不想面对,他真的是爱上了尤里。

 

嗯,至少是喜欢。

 

季光虹准备收回早上那句话,这就是见鬼的一见钟情。

 

季光虹冲动的跟着尤里出了门,一路朝着不熟悉的方向走,心里难免责怪自己的冲动,但是抑制不住的悸动又让他禁不住尤里的诱惑。

 

季光虹一直保持着与尤里相隔五米的位置缓慢前进,一开始进行的颇为顺利,他也只是单纯的想要看着不远处那个少年的背影而已。

 

“你一直跟着我做什么?”尤里双手插兜转过头来,路灯下他的表情看起来格外的阴沉,冬季的寒风吹过仿佛刺破皮肉直接侵袭了季光虹的骨头。

 

季光虹打了一个冷颤。

 

“没什么,只是顺便……”

 

“啊,你是昨天公车上那个手套少年啊。”尤里看着身后局促的像着急的小仓鼠一样的生物完全生不起气来。

 

“手套?那个是我……”显然尤里并不觉得季光虹是他的学长,毕竟他长了一张还带着婴儿肥的小孩子的脸。

 

“你也是我们学校的?几班?”

 

“我是三年级的。”

 

“哎,完全看不出来嘛,简直像一个小鬼一样。”

 

“名字呢?”

 

“季光虹。”

 

也不知道怎么的,两个人之间气氛缓和了下来也可以普通的聊天,聊着聊着他们走到了一栋看起来很是高级的公寓,进进出出的看装束也都不是普通人。

 

“要到我家坐坐吗?我一个人住。”

 

“好啊。”季光虹不想放过这个绝佳的机会赶忙答应了下来。

 

等着尤里刷卡进门的短暂空隙,季光虹偷偷照着旁边的玻璃门收拾自己被风吹乱的头发,样子颇为认真,一副像是要去约会的架势。

 

“你又不是小姑娘那么注意干什么?”尤里转头的瞬间看到了在收拾自己的季光虹不免要嘲笑他两句,毕竟他作为一个粗犷的俄罗斯老流氓完全不会去在意那些小细节的。

 

“我又没有做过分的事情,只是头发乱了收拾一下而已。”季光虹显然被尤里的话给吓到了,赶忙解释起来。

 

尤里并没有深究这件事情,很快两个人就进了尤里的房间。

 

房间倒是不像尤里本人一般张扬,装潢也是非常简单,必要的家具都有也没有什么过多的装饰,没有小女生收拾的那么干净倒也是整洁。

 

房间里唯一可以算得上装饰的大概就是一整面墙的照片,大部分是随意的贴在上面,当然也有几张非常认真的装裱起来挂在显眼的位置。

 

看着这面墙季光虹不自觉的被吸引了过去,凑近了开始仔细打量起来,照片主要以各国景色为主,拍摄的角度很是有趣,有些甚至是利用物体的阴影照出如童孩般天真烂漫的感觉,季光虹心里想摄影师一定是个非常富有生活情趣的人。

 

但是这堆照片中很少有人物出现,这让季光虹大为不解。一般人家中悬挂的照片还是以家庭成员为主的,鲜少出现这种没有人像的情况,季光虹控制不住的开始脑补尤里是否与家人关系不好之类的家庭伦理情节。

 

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人物照片,其中几张引起了季光虹的注意。

 

在普通木质相框里摆放的是幼年尤里和一位青年的合照,照片里的小尤里笑得嘴巴都咧到了耳根,小脸也红扑扑的煞是可爱,让季光虹想要拿出手机拍一张纪念。但是那位青年的银色长发让季光虹觉得异常眼熟,思考良久后才想起这人是学校里常年位于最受学生欢迎排行榜第一位的维克托老师,看着和维克托这么亲密的尤里季光虹有点吃味了。

 

其他几张也无非是尤里跟其他人的合照,和一位老人的合照被放在了最显眼的位置,上面的小尤里眼睛红红的,还带着可爱的小帽子,瞬间季光虹对于可爱事物的喜爱之情就激发了出来。

 

他趁着尤里去拿东西的功夫悄悄的拍照保存一气呵成,当然机智的季光虹没有被尤里发现他的变态行径。

 

尤里回房间的时候看到季光虹待在照片墙前认真的观察着什么,他一个箭步冲上去把季光虹拉离了那里,警告道:“不要多嘴说出去。”

 

看着有些慌乱的尤里,季光虹有点想笑,但是他硬生生的把笑意憋了回去道:“放心,我什么都不会说的。”可是因为憋笑声音都变得颤抖起来,听起来就没有什么诚意。

 

“所以我才讨厌别人来我家里,这些东西完全不想让其他人看到。”尤里放弃了挣扎,在思考是不是要把季光虹揍到忘记一切的时候,又看到了他的小身板就把这个想法吞到了肚子里。

 

“可是你邀请我过来的。”季光虹小声地抱怨。

 

两个人视线一对上就开始疯狂的大笑。

 

“这些照片是你拍的?”

 

“嗯,很棒吧!”

 

“我很喜欢,你想做摄影师吗?”

 

“正在考虑当中,不出意外应该是的。”

 

季光虹环顾房间一周,确实看到了不少摄影器材和书籍,他觉得如果是尤里的话一定可以拍出最棒的照片。

 

最后他们决定吃着刚到的外卖开始今天晚上新一轮的聊天。

 

“我们到底是怎么认识的?”季光虹大概在一个小时前还不会相信自己能坐在尤里家里和他一边聊天一边吃饭。

 

“因为你跟踪我。”

 

“都说我是顺路了。”季光虹急于辩解,脸颊也浮上了淡淡的粉色,和小雀斑一起看起来格外可爱。

 

“可是上次你回家的方向和我完全不一样,季你应该坦诚一点。”

 

“好,我就是想认识你。”季光虹已经决定破罐子破摔了。

 

“不明白你为什么想认识我这样的人。”尤里还算贴心的把纸巾递给了弄脏衣服的季光虹。

 

“可是你不是在学校很受欢迎?”

 

“我可从来没有在别人嘴里听到过喜欢我,都只是看看脸而已,所以我很不喜欢去那里。”尤里的表情变得有些不悦。

 

季光虹听披集说过尤里的事情,在他看来尤里确确实实是非常优秀且受欢迎的人了,但是他没什么朋友这点也是事实。

 

“尤里你没有想过去交朋友吗?”

 

“不需要。”

 

“那我算不算你的朋友?”

 

“我不知道。”尤里的语气极为蛮横,完全让人接不下话去。

 

季光虹沉默了一会儿,心里有着苦涩的感觉。他从来不是一个自信的孩子,甚至有时候怯弱到让其他人为他决定所有的事情,或许是死心了,季光虹拿起身旁的书包就起身要离开。

 

“为什么要走?”尤里有些不太明白季光虹在想什么,他连自己想什么都要搞不懂了。

 

如果要问尤里为什么带季光虹回家他大概也回答不出来,可能是手套的花纹和尤里最喜欢的卫衣上很像,可能是在路灯下季光虹的影子看起来和他一样孤独,也可能就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命运,反正尤里就是让他进来了。

 

我不知道这个回答是相当耿直且诚实的,尤里没有过朋友所以他对季光虹的感觉是想要交朋友还是单纯的看他单薄的身体觉得可怜没有人能说清楚,但是既然事情已经发生,就让意外来得更美丽一些不是最好吗?

 

在尤里行动起来之前一个毛绒绒的生物伺机从角落里飞扑了出来,刚刚好的撞到了季光虹的鼻子上,原本就脆弱的骨头此刻仿佛要断裂一样发出了惊人的响声。

 

“季,你没事吧?”尤里看着眼前捂着脸坐在床上的季光虹不知道该做什么好的愣在原地。

 

“应该没事,我拿冷水敷一敷就好。”季光虹缓慢的拿开手,尤里能看到他已经肿起来且发红的鼻子,也看到了夺眶而出的眼泪。

 

季光虹虽然有时候很懦弱但是并不容易受伤,而且通常情况下他会把不开心转化为前进的动力,这可能也是他非常优秀的原因之一。

 

这次季光虹哭纯粹的是因为疼痛,而且他是在尤里拿着毛巾粗鲁的给他擦脸的时候才发现。

 

“对不起。”尤里难得松口道了歉。

 

“我又不是小姑娘,还能因为你说一句话就哭。”季光虹被尤里突如其来的道歉弄得哭笑不得。

 

季光虹看着身边蹭着他不放的罪魁祸首,笑着把它抱了起来。

 

是一只拥有蓬松柔软绒毛的小猫,看起来还没有成年的样子,乖的完全不像犯了错事。

 

“前几天捡回来的,不怎么亲人,没想到会喜欢你。”

 

季光虹抚摸着小猫柔软的身体,觉得被撞也没有那么糟。


——————————————————————————————————————————————————————————————

牙白,真的太喜欢这两个小可爱了❤

评论(8)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