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土少年

不是好人

【尤季】寓言的羁绊 08

*冰上的尤里同人


*尤里&季光虹


*ooc, 架空, 小学生文笔,私设多


*情节跳脱,不懂历史bug多


*不喜点xx,不撕逼 


*灵感来源潘神的迷宫


*作者精神错乱,在胡言乱语


*人物性格彻底掌握不了


*圈地自萌,拒绝撕逼



 “尤里不要太担心了,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问问看爷爷去哪儿了。”光虹此刻也有些慌了阵脚,只得匆匆安慰着尤里。
        

“不要走,我和你一起去。”看着慌乱的尤里,光虹心疼极了。

 

到底尤里也只是个十六岁的孩子。

 

两人出了门便遇到了尤里家相处了几十年的老邻居。

 

“列夫爷爷,我爷爷他去哪里了。”看着眼前匆匆跑过的老人尤里迈了一大步追上去焦急地询问道。

 

老人被突如其来的事情吓了一跳,手中提着的箱子都一时握不住落到了地上,眼睛睁得浑圆嘴巴也张到最大,一副心脏病都要被吓出来的架势。

 

“尤里你这个小东西快把我这副老骨头给吓散架了!”老人恢复了往日的精神头开始怒骂着。

 

当然在看到尤里急切的神情的时候怒骂声也随之停止了。

 

“哎,娜塔莎在出事后不久就带你爷爷去城郊的避难所了,但是听说避难所的情况也很糟糕,现在所有人都朝着另一边的郊外逃了,我也不清楚你爷爷现在的具体情况。要知道娜塔莎她还挺着快临盆的大肚子,你爷爷的身体状况也不是很乐观,愿上帝保佑他们,尤里你也快点离开吧。”被称作列夫的老人沉重地摇摇头。

 

“爷爷,不要磨蹭了,我们得快点!”转角处跑过来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少女,她身着浅色布裙,上前一步拉着列夫爷爷向郊外的方向狂奔,留下尤里在原地发愣。

 

但是时间不等人,光虹此时也算是发挥了他比尤里大那么一些的优势,还算比较冷静。

 

“尤里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去郊外的避难所看看,我们的时间也不多了。”

 

尤里点头后,两个人用尽全力奔跑。

 

热风在耳边呼啸,因为惯性眼泪鼻涕也糊在尤里的脸上,他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很蠢。

 

爆炸声、倒塌声、哭喊声、火苗窜起的呼呼声都融合在了风里,就连时光飞逝的声音也一并融合了起来,此刻时间就是生命。

 

天快要黑了。

 

烧焦的、炽热的味道窜到尤里和光虹的鼻腔中,仿佛无声宣布着他们离目的地的距离越来越近了。

 

避难所曾经的轮廓已经很难辨别了,熊熊火焰中的建筑物已经倒塌的像废墟一般。

 

血的腥气弥漫在空气中,让人止不住地战栗。

 

绝望和悲伤笼罩了这片区域,还有不少市民哭喊者家人朋友的名字,但是已经没有什么用了。

 

“爷爷。”眼泪无声的滑下,尤里咬住下唇防止自己发出呜咽声,他不希望自己被认为是个弱者。

 

光虹退到后面看着眼前脆弱又坚强的尤里,双眸微眯低下了头。

 

光虹无视地面的脏乱简单清理后坐了下去,完全的闭上了双眼。身体内好像有什么在发光,顺着细小的血管流淌到体外,光束微小到肉眼都快要看不到的地步,但是它又像有生命一般开始伸展延长,向森林深处流去。

 

“尤里。”光虹站起来轻轻拍打掉衣服上明显的灰尘。

 

“这是我生命的声音,只要我还活着爷爷就不会死。”光虹把双手从身后放到尤里的耳边。

 

心脏跳动的旋律和血液流淌的声音清楚的印入尤里的耳朵。

 

尤里睁大眼睛,瞳仁开始缩小。

 

因为这声音就像彻底融入他生命中一样开始带动他心脏的跳动节奏。

 

“咚——咚——”

 

生命的律动永远是最好听的音乐,它能获得人们所有的赞美。

 

尤里看到了从光虹体内延伸出去的光束。

 

他不禁开始追赶起来,光虹只是听话的跟在他身后。

 

森林的深处已经不属于起义军攻占的领域了,树木除了少数被波及以外依然是欣欣向荣的样子,几个小时后尤里和光虹已经到达了森林的最深处。

 

天已经完全黑了。

 

在没有亮光的森林里,律动的光束格外刺眼,就像生物的生命一样,微不足道但却散发光芒。

 

“是谁?”一个微弱的女声响起。

 

尤里从口袋里拿出了他随身携带的军用手电,光很强一时间所有人都无法适应地闭上了眼睛。沉默了一会,尤里张开了开始适应的双眼,看到的人的面容让尤里松了口气。

 

是娜塔莎。

 

娜塔莎正无力地靠在一棵宽大的树旁,她一只手放在巨大的肚子上,另一只手握住了一个人的手。

 

那是尤里的爷爷,此时此刻好像睡着一样躺在松软的草地上。

 

尤里上前检查过后发现没有明显外伤,呼吸也算均匀,应该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

 

但是让尤里难过的是娜塔莎,她受伤了。伤口在他手臂的上端,血液止不住的流了出来,尤里非常佩服娜塔莎可以拖着受伤的身体带爷爷出来,就算是尤里也可能做不到这样。

 

“尤里,我现在有最后一个请求,希望你可以答应。”娜塔莎已经很难发出声音了。

 

“好,不管是什么我都答应,但是现在我们先去医院。”尤里已经猜到一切,但是他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

 

“你知道的,我已经没有时间了,这个孩子我希望你能照顾他。”娜塔莎抬起手轻轻抚在尤里的脸颊处,扯出了一个微笑。

 

尤里能感觉到有液体从娜塔莎的身体里流出,低头一看发现是羊水破了。

 

娜塔莎的身体剧烈的扭动起来,发出了可怕的喊叫声。她的双手开始在空中飞舞,好像用尽了力气去撕扯空气,尤里只能用力地握住娜塔莎的手,一边向神祈祷。

 

娜塔莎的情况很不好,不停的有液体混合着血液从她身体里流出,叫喊声也越来越凄厉,但是身体却不再动了,泪水和汗水顺着娜塔的脸留下来,她的脸色惨白。

 

尤里自然是没有接生的经验的,现在他很烦躁但是连大气都不敢出,还急得满头是汗。

 

“娜塔加油,再用点力气。”尤里还是以鼓励为主,只有简单医疗知识的他现在也派不上用场。

 

“深呼吸,请再用点力气。对,再深呼吸……”光虹走过来握住了娜塔的双手以此来给她力气,温柔的声音比尤里干巴巴的要好多了。

 

现在基本半昏迷的娜塔莎不会在意突然出现的声音的,身体的疼痛已经夺去了她大半的精力了。

 

光虹扶着娜塔莎帮她换了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

 

因为用力过度娜塔的伤口又裂开了,尤里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她小心地包扎伤口。

 

娜塔莎的声音变得微弱了起来,尤里觉得那个猜测的时刻可能快要来临了。

 

尤里一边照顾昏迷的爷爷一边查看光虹是否需要帮助,看着光虹温柔的样子让他想起了自己的母亲,也就是在这时尤里突然记起光虹的母亲月亮女神狄安娜也是生育之神。这或许是光虹可以帮助娜塔莎生产的原因之一。

 

光虹在娜塔莎身旁祈祷了一夜,说着尤里并不懂的语言。

 

娜塔挣扎了一夜,光虹一直陪着她在她身旁低语给她加油鼓劲,汗水也从光虹的脸旁滑过。

 

天开始亮了。

 

经过一晚的努力,啼哭声伴随着破晓的阳光一起来到这个世界。

 

“太好了。”满头大汗的尤里和光虹刚想松一口气,诀别的时刻却到来了。

 

光虹用衣服包裹着那个皱巴巴又青紫紫的小婴孩,小心翼翼地抱给娜塔莎看,娜塔莎轻轻地抚摸了孩子稚嫩的脸庞。

 

手垂下来了了。

 

这真是一个痛苦又开心的时刻,死亡和出生永远相伴。

 

“娜塔莎,谢谢你。”尤里重重的念了一遍这个伟大母亲的名字。

 

“尤里,抱着的时候小心一点。”光虹把怀中小小的婴儿转交给尤里。

 

光虹蹲下身子仔细的用自己的外套擦拭娜塔莎的身体,把她身上的污渍清理掉,还把她汗湿的头发分到脸颊两旁,露出她慈爱温柔的面容。

 

“给孩子起一个名字吧,娜塔莎会在天国感谢你的。”

 

尤里低头看着这个孩子,轻声喃道:“阿纳托利。”

 

“为什么是这个名字?”

 

“是日出的意思。”尤里答道。

 

是希望与未来。

 

“嗒——嗒——”脚步声越来越近。

 

尤里和光虹在一瞬间同时转头,看到的是政府军队的军服,两个人松了口气。

 

孩子被随军队而来的军医带走了,爷爷的身体被检查过后也没有发现太大的情况,尤里和光虹也被安排到另一个郊外的临时避难所休息。

 

稍作清洗的两个人安静地坐在帐篷里。

 

“光虹,有件事情我想问一下。”尤里查看帐篷外没有可疑人物后拉上了门帘。

 

“我讨厌你一直隐瞒我的那种感觉,你到底是不信任我还是怎样,但是我对你确实已经是毫无保留了,所以我希望你能把光束和找到我爷爷的事情给我讲清楚,当然你也可以选择隐瞒。”尤里半蹲着拍了拍光虹的肩膀,光虹一抬头就看到尤里的眉毛都扭在了一起。

 

光虹思考了很久,或许是因为事情太复杂不知道该如何去讲述。

 

“尤里知道你爷爷的那多余的五年时间是哪里来的吗?”

 

“?”

 

“那是我五年的寿命,我的生命太长了,五年不算什么的。这件事情我本来没有打算告诉你,但是既然我们现在不再是普通的契约关系,我不准备隐瞒下去了。”光虹说得很快,语气却很坚定。

 

“你可能会疑惑我为什么会选择这个吃力不讨好的契约吧,其实是因为名字。我的母亲永远觉得我是个小孩子,我的父亲是普通的人类,要知道我这样半吊子的神就算呆在那里也永远只是陪衬,我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没有被赋予过名字,墨尔斯也一直是‘少年、少年’的叫我,但是只有你是不一样的,我虽然这么多年来寻找的是墨尔斯但是那只是一种习惯。年轻的我并不知道什么是爱,我甚至不知道爱到底是什么感觉,但是在遇到你之后就不一样了,所以不管你是墨尔斯也好是尤里也好,我都是真的真的爱你的。”爱你这句话说得很重,一时间让尤里没有反应过来。

 

“隐瞒了你一些事情很抱歉,但是未来我会一点一点告诉你。”光虹站了起来,九十度鞠躬的样子看起来异常诚恳。

 

尤里红了脸,轻轻地捂住以防光虹看到他害羞的模样,要命的是尤里觉得光虹道歉的样子简直可爱死了。要不是还要维持自己酷酷的形象他早就一下子扑上去了。

 

“既然我们这么相爱,为什么要和肚子过不去,一起去吃午饭吧。”尤里揉了揉自己的脸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故作轻松的邀请光虹去吃午饭来去除自己脑中奇怪的想法。

 

但是嘴角的弧度出卖了他,光虹没有戳破的笑着跟了上去。


——————————————————————————————————————————————————————————————

虽然是原创人物但是真的很心疼娜塔莎,她是个伟大的女人


不知不觉原创人物占得戏份好像有点多,但是作者已经放飞自我,让ooc来得猛烈一点吧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