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土少年

不是好人

【尤季】寓言的羁绊 07

*冰上的尤里同人


*尤里&季光虹


*ooc, 架空, 小学生文笔,私设多


*情节跳脱,不懂历史bug多


*不喜点xx,不撕逼 


*灵感来源潘神的迷宫


*作者精神错乱,在胡言乱语


*人物性格彻底掌握不了


*圈地自萌,拒绝撕逼


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升到最高点,山中的雾气也消散了。

           

尤里看着身边还在熟睡的光虹轻笑了起来,他帮光虹穿上衣服防止着凉。

 

尤里慢悠悠的系着衬衫的纽扣,猛然间发现了身体上出现的异样——锁骨处月亮形状的印记开始显现出来。就像是蚊子叮的包一样鼓出来,周围有些发红。

 

不可名状的恐惧与抗拒感让尤里惊出一身冷汗,思考良久他只是平复了一下过快的呼吸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当然他准备对光虹隐瞒这件事情。

 

随后尤里坐在光虹身旁看着他熟睡的可爱的脸由衷地感到幸福。

 

下午太阳开始要落山的时候光虹才缓缓醒来,他看到身旁安静的尤里便用手环抱住他并把整个人埋在了尤里的怀里。

 

尤里轻轻抚摸着光虹柔软的头发,把鼻子压在光虹的发旋处嗅着他的气味尤里感觉很安心。

 

山间的时光仿佛被定格一般慢的吓人,斑驳的树影换了一次又一次,当夕阳快要沉到地平线以下的时候目的地的影子出现了。

 

陡峭的山崖不知道在何时柔软了它凛冽的曲线,崖边不再尖锐而是变成了泥土堆积形成的陡坡,半圆的陡坡上经受了雨水的洗礼长出了鲜嫩的绿草,不知名的小花也在尽力的绽放。陡坡围绕着的是一片参天巨树,茂密的树叶生长在仿佛舞者美妙的双臂般的枝杈上,鲜活的生命力由内而外的迸发。

 

树林旁是一条清澈的小溪,像忠诚的骑士守护着这片静默。

 

尤里和光虹顺着光滑的青草滑下了陡坡,在傍晚微风的吹拂下两个人笑着滚到了一起。他们拥抱在一起接吻,唇齿相交,世界上所有的声音都在这一刻消失了,只剩下两个人的欢笑声。

 

腻歪了一会儿,他们脱下鞋子,挽起裤子互相搀扶着趟过了那条清澈见底又微凉的小溪。这片树林不算浓密,十几棵巨树因为年岁久远没有固定的修剪枝杈都缠绕在了一起,那模样甚是壮观,大概也可以称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了。

 

巨大的树洞仿佛是为勇者敞开的魔王的城堡,刚趟过溪水就映入眼帘。尤里和光虹没有迟疑的进入了其中,盘根错节的树枝组合形成了坚硬的墙壁,树洞并没有尤里和光虹相遇的那个一样不可思议,在洞穴冰凉的积水中行走了几分钟就到达了尽头。

 

尽头只有一块碑。

 

斑驳的碑面和被落水击打的光滑的碑面各占一半,但唯一相同的是碑面的文字和花纹已经看不清了。只能看到石碑底端模糊不清的—— возлюбленные (至爱),紧跟其后的姓名也看不清了。

 

尤里对此不以为然,他根本不在意这些与他无关的事情,光虹却兴致勃勃,当他想用自己的能力恢复这块石碑的时候才想起自己已经被母亲夺走了在人世间使用能力的资格,只得跟随尤里离开。

 

“接下来想去哪里。”尤里回过头来一下子牵住了光虹的手。

 

尤里自从认识了光虹后变得经常笑了,暴躁的脾气也缓和了很多,那可能归功于光虹温柔的性子和超好的脾气。

 

最重要的是爱。

 

“我们回家吧。”光虹抬头盯着尤里灰绿色的眼睛轻轻笑了起来。

 

趁着夜色两人到了附近的镇上,找了一家旅店就倒在床上休息起来。

 

下着雨的夜晚,尤里和光虹非常安定的睡了过去,好闻的雨水滋润的味道从没有关紧的窗缝中弥漫到房间里。

 

半夜尤里起来给光虹掖紧了被子后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天亮光虹早早的醒了过来,看着距离自己只有一指之隔的恋人悄悄地吻在尤里的额头上。

 

“早安。”光虹轻轻地说了一句后便起床把窗户打开了。

 

清新的空气中带着早饭的香气很快就把昨晚多次起床给光虹掖被子导致睡眠不足的尤里勾了起来。

 

“让本大爷再睡会。”尤里近乎撒娇一般的到光虹身边,把下巴抵在光虹的头上眯上了眼睛。

 

眨眼间尤里就把光虹带倒到床上继续睡觉,光虹只能无奈的随着尤里去了,不久睡意袭来也沉睡了过去。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正午的钟声响起,光虹和尤里不得不从被窝里爬起来。两个人裹着被子坐在旅店房间的地毯上吃着午饭商量回家的事情。

 

“离开苏联后我们去瑞士吧。”尤里一边咀嚼一边提议道。

 

“为什么是瑞士?”光虹不太了解人间的事情,自然只能让尤里来解释。

 

“因为那里是绝对中立国,没有受到二战的波及,至少比呆在苏联安全。”尤里摊手,表示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

 

“好啊,爷爷一定也会喜欢那里的。”光虹一如既往笑得温润。

 

经过一上午的修整,尤里买了车票带着光虹离开了这里。

 

火车上人们都在窃窃私语,讨论着最近猖狂的起义军和不作为的政府军队,听到这些尤里自然不爽当然他也没有像以前一样张扬的给别人一拳。

 

空气中虽然有些紧张但是也算平和,当然这是在所有人还没有预料到接下来会发生的可怕事情的时候。

 

平静的空气被爆炸声割裂了。

 

爆炸带来的滚烫的气流掀翻了火车的几节车厢,剩余的车厢也在爆炸中毁坏,散发出烧焦蛋白质味道的尸体横卧在铁轨和周边,生还的人们不是在着急的逃跑就是在无助的求救。

 

这是尤里和光虹遇到的第二次铁路袭击了,这次的事情比上次严重许多尤里也看了出来。

 

起义军迅速的包围了铁轨,他们装备的武器比之前尤里和他们交手的时候先进了不知多少,当然这是他们之前从营地抢走的那批军火。

 

起义军不像他们对外宣称的那样对待普通民众温柔,依然改不了野蛮人做事时候粗鲁的调调。

 

身份的排查依然继续,不少孩子开始因为恐惧痛哭,他们的母亲只能紧紧地抱住自己的孩子低声安慰,但是作用甚微。起义军中有人被激怒了,一巴掌就准备打在那倒霉的妇女和孩童身上。尤里也还是血气方刚的十几岁小伙子,自然不能容忍这种事情的发生,他以非常快的速度冲到他们面前,大力的握住了施暴士兵的手腕。

 

“只会欺负女人和孩子的渣滓,苏联不需要你们来拯救。”尤里加重了手中的力气把对方的手腕扭了过来,看样子应该是脱臼了。

 

施暴士兵的面部表情开始扭曲,痛苦的叫喊道:“快把这小子抓住!”

 

其他人这才反应过来想要上前去阻挠,当然尤里苏联小妖精的名号也不是白来的,除了他俊美的容貌外还有他敏捷的反应力。

 

尤里撒手后一个迅速的转身很快便把起义军们引到了别处,看来留下来在这里的士兵都是不带脑子的,基本不费吹灰之力的就让无辜群众跑了出去。

 

尤里身后枪声响起,心里暗叫不妙后尤里准备折返回去。刚转头便被蛮力拉到了树林里,尤里正准备反抗就听到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尤里,小心一点,是我。”

 

是光虹的声音。

 

两个人在树与树之间狭小的空隙中,尤里依靠在光虹怀里能清晰的听到光虹过快的呼吸声,他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两个人只能尽量压低自己的呼吸。现在的姿势让他们都不是很舒服,尤里正值成长期,本来就比光虹高不少的身材在这段时间里也在飞长,直逼180大关,他也被生长痛困扰着,现在的空间也确实是为难他了,光虹身材虽然娇小但也是个男人,自然也被挤得极为不舒服,现在他们只能祈祷着这群空有健壮四肢没有脑子的士兵赶紧离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士兵们的脚步声也逐渐远去,尤里和光虹终于从阴影里走了出来伸展着酸痛的四肢。

 

这里不能久待是他们达成的一致共识,两个人朝下一个站台的方向走去,当到达站台的时候尤里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这个站台看情况也被血洗了一番,但是杀人的工作没有完成,还有不少士兵在仔细检查着每一间房间,站台的喇叭里也还在播放着广播。

 

广播的内容不容乐观,爷爷所在的城镇是最早一个被袭击的对象,城镇的市民正在紧急避难,伤亡也正在统计。

 

尤里和光虹的心揪在了一起,尤里无法接受任何关于爷爷不好的消息。

 

“没关系的,爷爷一定逃出来了,一定在等我们。”光虹默默地把手抚上尤里的后背,最后整个人靠在尤里背部来安慰他。

 

尤里转过身来光虹便抱住了他,两个人紧紧相拥,光虹缓缓地拍着尤里的后背就像是安慰小老虎的驯兽师。

 

光虹确确实实的把尤里给驯服了,尤里靠在光虹身上接受了他的关心,要知道通常情况下的小老虎总是浑身刺的拒绝所有人的好意和恶意的。

 

不过在这个时代生活的人们谁都不容易,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也要承受来自国家,社会和生命的压力。

 

“尤里你该好好休息了,我们赶紧带着爷爷离开这里吧。”光虹握住尤里发凉的手向森林深处走去。

 

尤里的情绪一路上都没有恢复,光虹也没有说太多的话,只是陪在他身边。

 

在徒步行走,奔跑和搭乘别人交通工具中转换许久后他们终于到达了小镇边缘。

 

情况比想象中还要糟糕。

 

起义军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战斗机,想想也知道不少国家等着看苏联的好戏他们做什么尤里也不会觉得唐突,被轰炸过的小镇火光冲天,连作为标志性建筑物的天主教堂都被夷为了平地,逃难的人民都朝着郊外的方向撤退。

 

尤里和光虹沿着与逃难人民相反的方向深入城镇内部,当到达家门前的那一瞬间尤里的心脏提到了嗓子眼,万幸的是爷爷家没有被炸毁,但是尤里进入房子后并没有发现爷爷的踪迹。

 

房间里还是如他离开时那么干净,除了因为爆炸的震动而移位的物品外一切正常的都让尤里觉得爷爷只是出去散步了一会儿就会回来。

 

尤里有些失神的离开了房子,爷爷到底是出去避难了还是发生了其他什么事情呢,疑惑缠绕着尤里让他不能呼吸。


——————————————————————————————————————————————————————————————

各位久等了,其实后续放上来还是需要蛮大的勇气的,毕竟故事飘向了很迷的方向,架空背景下我的ooc又严重了起来,自动避雷很重要


大概快完结了,本来只是想写个小甜饼来着没想到写了这么久还不甜QWQ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