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土少年

不是好人

【尤季】寓言的羁绊 05

*冰上的尤里同人

*尤里&季光虹

*ooc, 架空, 小学生文笔,私设多

*情节跳脱,不懂历史bug多

*不喜点xx,不撕逼 

*灵感来源潘神的迷宫

*作者精神错乱,在胡言乱语

*人物性格彻底掌握不了

*圈地自萌,拒绝撕逼


05


尤里旁若无人的脱衣服开始冲洗身上的污渍,光虹犹豫了片刻也把衣服脱掉开始冲洗。

 

两个人背对着也难掩尴尬的气氛。

 

光虹红着脸快速的清洗着,不一会就洗完准备小跑出浴室,但是被眼急手快的尤里拉住了。

 

尤里不太能理解光虹的奇怪反应,而且毫无自觉是自己的原因倒是觉得自己邀请光虹洗澡已经很给对方面子了。

 

“难得维克托那个死秃子把浴缸放满水你不去泡一下吗?”尤里一脸无畏完全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厉害的话。

 

虽然经过了光虹的多次推辞但是到最后两个人还是一起泡了起来,尤里因为腿部伤口的原因只是坐在浴缸边缘把小腿泡了进去,手臂有一搭没一搭的划动着水面。光虹把整个人没入水下,鼻尖红红的,在浴室蒸汽的衬托下显得更加可爱。

 

“你们这种物种都这么可爱吗?”尤里无意间说出了这句话,内心的感觉非常异样。

 

 是时候要找维克托谈一下了。

 

 光虹抬头看着尤里,难得不是害羞而是非常的认真严肃,甚至有些期待。

 

“尤里,你能想起以前的事情吗?”

 

“啊?从三岁到现在的事情大部分都知道吧,我记性应该没有差到会忘记太多事情。”尤里皱了皱眉,不知道光虹的用意是什么。

 

“这样啊,那就好……”

 

 希望的火焰被浇灭。

 

尤里盯着光虹光滑的背部陷入沉思,蒸汽模糊了两人之间的界限和隔阂,同时也阻隔了他们的视线。

 

有时候尤里会疑惑于自己对于光虹奇怪的情感,要说他们不同物种相识一个月,没有什么身份的羁绊仅仅是契约关系。虽然听起来暧昧但是也确实没有什么浪漫可言,只能说这是一个用命来兑换的可怕的契约。但是这种情感已经强烈到尤里自己无法无视的程度了。

 

同时光虹对于尤里的情感也不是那么纯粹的契约关系,这让尤里无法理解。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两个人各自想着在意的事情结束了这次浴室大会谈。

 

在回房路上尤里一向很准的预言神经告诉他可能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凌晨两点,尤里硬是把刚睡着没多久的维克托拉了起来。

 

“尤里,你知道现在几点吗!明天的训练你想加倍吗。”维克托微笑的脸快要绷不住了,用手紧握住尤里两边的脸颊,因为脸上肉的堆积现在尤里的样子让人不禁想笑。

 

“你那个东亚小猪呢?”尤里的语气满是挑衅,但是也非常奏效的戳住了维克托的软肋。

 

尤里嘴里的东亚小猪来自东瀛,也是现在的日本帝国,他的名字是胜生勇利,一名诗人。维克托和他相识于法国,相见的时候勇利正在慷慨激昂的演讲,众人中间的勇利非常耀眼,维克托的眼睛仿佛只能看着眼前这个青年。很快两人就确立了恋爱关系,这也是尤里记忆中维克托最最用心的一次恋爱。

 

即使两个人都是男人尤里也没有什么惊讶的,唯一感到不爽的大概是维克托被抢走的感觉,演变到最后倒变成勇利和尤里之间能力的对决。当然所有人都把这个当成游戏,只有尤里心有不甘。

 

自然也没有表露出来,只是默默地生着闷气。

 

维克托经常仗着自己俊美的外貌和优秀的能力拈花惹草之后就把许诺的约定忘得一干二净,但是用他自己的话说勇利是不同的,当然是什么个不同法就不得而知了。

 

两人虽然不能经常见面甚至面临生离死别的考验和不被世人认同的痛苦,但是却也活的幸福,约定好几年后在法国他们相遇的地方举行两个人的婚礼。

 

两个人的朋友都祝福他们,乱世的幸福来的特别不容易不会有人去反对,也严格保守着这个秘密,以至于军营里除了尤里和雅科夫都不清楚这件事情。

 

雅科夫虽然不能接受这件事情,但他基于对维克托性格的了解也就随他去了。

 

维克托现在看起来有些生气,表情也正经起来,毕竟勇利的事情对于这个现在保守的国家和他的身份来说是绝对的敏感话题。

 

尤里甩开了维克托的手,随即便看到了维克托手上闪着金光的戒指,样式虽然简单却非常耀眼。尤里扭开了头。

 

“你爱他吗?”

 

“你觉得呢,迟钝的小老虎。”揶揄的语气。

 

“爱是什么感觉?”

 

“尤里,你恋爱了。”维克托非常肯定。

 

“啊,没错。”尤里抬起头,月光在他脸上流连,眼眸里闪烁的光很美。

 

尤里没有往常的别扭,语气甚至染上了不符合年龄的悲哀。

 

“所以对方是谁?竟然让你这么失落。”维克托有点惊讶于尤里喜欢的人对尤里性格的影响。

 

“他是个不存在的生物,也算是我的朋友。”

 

“这让我怎么安慰你,尤里你应该去医生那里看看你的止痛药有没有用对计量。”维克托摊手摇头道。

 

“当然,我也没有什么要质疑的,如果真的喜欢为什么不去追求呢?一生太短了。”

 

尤里心知肚明维克托的性格,自己只能说比维克托的雷厉风行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就是有一面看不清楚的墙架在他和光虹之间,两个人却都没有想翻过去。

 

维克托没有给尤里太多的思考时间就开始把话题转移到其他方向。

 

“还有一件事情本来应该抽时间跟你说一下的,就放在现在吧,是一件需要听从你选择的事情。”维克托一改刚才揶揄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

 

“希望你现在离开军营,带着你爷爷和小情人离开苏联。我已经和雅科夫商量很久了,这也是你父母临终前的遗愿。他们已经为了国家贡献很多了,不希望看到你痛苦的生活在这个国家并为之牺牲。”

 

“他们两个为了这个国家做得事情还不够证明他们对于苏联的爱吗,谁相信他们会说这种鬼话。”尤里最近本来有些收敛的暴脾气也随之发作。

 

他不相信把生命都贡献给苏联的父母会有这种错误的想法,但是尤里忘了人都是有私欲的动物。

 

可能跟尤里从小受到的教育有关,洗脑的作用比想象中更加可怕。

 

即便看到那么多在恐惧中死去的士兵和普通人,被炸毁的房屋和遗迹以及亲人不完整的遗体也依然相信这个满目疮痍的地方可以开出世间最艳丽的花。

 

至于鲜花浸染了多少辈人的鲜血就无从得知了。

 

尤里虽然从没有清楚表达过,但是他对于自己父母的爱不比对于爷爷的爱少或者说应该是崇敬。尤里的父亲是一位立有赫赫军功的海军将领,或许因为身处乱世作为将军的父亲太过于繁忙尤里很少可以看到他,尤里对于父亲的记忆也非常模糊甚至说只记得他高大伟岸的背影,唯一一件深深印在尤里记忆里的事情是在尤里小时候父亲把他抱在怀里指着墙壁上巨大的世界地图,说着自己对于国家未来的设想和憧憬以及为国家效力的满足和自豪。

 

这件事情对幼年的尤里影响很大,他从父亲的话里感受到了深沉的爱,这也深深感染了他。

 

“我也想成为军人为国家效力。”幼年的尤里认真的说着,并没有看到父亲眼神中欣慰而又不安的神情。

 

尤里的母亲是一个善良且富有想象力的女人,少年时代曾游学法国等国家学习科学技术,后来成为了一名技术人员,她富有创新意识的作品并不是很受欢迎。当然她还是以实用为基础的,至于私下做一些梦幻却不实用的小东西是个人爱好。

 

尤里妈妈童年的愿望是做一位公主,她的一生都在做这个梦,尤里从小就觉得妈妈直到生命的最后都是公主,她一直用最温柔的方式试图拯救苏联。

 

或许是父母对于国家的感情对尤里影响巨大,他无法接受任何人诋毁父母对于苏联的爱。

 

“尤里你应该接受这个现实,现在的情况已经没有办法让你犹豫了。你还记得安德烈上校吗,他是当年你爸爸战死最主要的始作俑者,他现在希望普利赛提家族所有后代从苏联消失,你明白我的意思吗?”维克托直视尤里的双眼说道,声音很轻但是敲在尤里心头很痛。

 

在尤里记忆里安德烈叔叔是一个和蔼可亲的人,他虽然脸上有一条深而长的刀疤却比谁都温柔的带尤里去玩,尤里很喜欢他。

 

谁都不能想象到隔着肉皮的人心是多么恐怖。

 

“这是真的吗,维克托。”

 

“你爸爸最后寄给雅科夫的信里写的不能再清楚,你要知道现在你风头正劲,虽然现在还没有给你升军衔但是这都是早晚的事,你对于安德烈势力的威胁不用我说你都知道。如果现在不离开到最后就很难脱身了。这个地方就是这么残酷,让你离开这也是你父母最后的心愿。”

 

“一切的理想都不如生命重要,我希望你明白这点。”维克托拍了拍尤里的肩膀,把一封看起来脏兮兮的信封塞到了他手里。

 

“我……”尤里紧咬下唇从嘴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

 

“尤里我虽然想尊重你的选择,但是现在你已经没有选择了,为了你爷爷想一下。”

 

“我知道了,给我一周的时间。”

 

“越快越好,现在各方面情况都很不好,监视的人越来越多而且起义军的动静也不小,是时候该结束这个场面了。”

 

尤里握紧了信快步离开了维克托的房间。

 

心乱如麻。

 

原本得不到解决的是感情问题,现在连生命都成问题了,不知道如果自己死了光虹会怎么完成契约。

 

尤里一夜未眠,坐在军营后面的水井旁看着信发呆到天亮,信上是父亲熟悉的笔迹。

 

其实尤里本不该这么犹豫不决,毕竟自己就算现在不离开五年后也是同样的结局,只不过是提前五年而已,说不定拿着自己父母留下来的那笔钱去一个受战争波及小的国家让爷爷安享晚年,然后等爷爷去世后和光虹一起离开人类世界长眠也是不错的选择。没有纷争没有恐惧,只是普通的生活。

 

可是就是没有办法接受这个妥协了的自己和与想象中不太一样的父母。

 

尤里意识到天亮了是光虹来找他的时候,头发睡的有些凌乱的光虹小跑着过来,尤里一把把他搂到了怀里。

 

“我爱你,我们带着爷爷离开这里去一个人少的地方做五年梦吧。”带有商量的语气很诚恳。

 

光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眼泪夺眶而出,他捂住了脸让自己冷静一下,流泪带来的粗重的喘息透过手掌传到了尤里耳朵里。

 

尤里有些慌张和措手不及,只是有些慌乱的用手抚摸光虹的背部。小声的在光虹耳边说着:“我爱你。”

 

“您是尤里·普利赛提吗?”光虹的声音有些颤抖。

 

“我是。”尤里不理解光虹的奇怪问题。

 

“我也爱您,不管您变成谁。”光虹说话让人感觉好像不是在跟尤里交谈般的带着敬语。

 

尤里在和光虹四目相对后大脑里飞快闪过一些从未经历过的画面。包括高大繁茂的树植包围着的巨大宫殿,神殿里王座上陌生的面孔,还有魔幻的天空和纯净的湖水,最后停留在了光虹洋溢着幸福的有些害羞的脸上。

 

虽然从事实上来讲这些确实不是尤里经历的,但是感觉骗不了人,尤里觉得这一切无比熟悉。

 

我是谁,这是尤里大脑里冒出的第一个问题。

 

“光虹,我是不是你要找的人,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好奇心让尤里的心痒痒的,急切的想知道真相的尤里加重了握住光虹的力道。

 

“我不会感觉错自己爱的人的温度的,墨尔斯你回来了。”光虹环住尤里的脖子。

 

“我不是墨尔斯,我是尤里·普利赛提。我不会变成他的,光虹。”

 

“我知道但是最后会醒来的不是吗?醒过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光虹的情况有些不好,身体在轻微的颤抖,眼睛里也没有往日的光彩。


现在没有人知道光虹在犹豫不决什么,他仿佛发疯一般把头埋在自己臂弯里不停喘息,好像有什么从光虹身体里脱落了。


 光虹恍惚的状态和不解的疑惑快要把尤里逼疯了。

 

经过一晚痛苦挣扎构想出来的梦还是破碎了,就像尤里妈妈临死前瞳孔中游离的光芒消失那样。


——————————————————————————————————————————————————————————————

这章终于产出了,说实话写的有点心累,我非常不擅长把握人物性格以至于尤里和光虹的感情进展非常奇怪并且ooc严重。


这章私设特别多,而且各种事情的跳转也写的很生硬,还写了一堆莫名其妙的废话真的让自己也非常失望。


可能会忍受不了重写,如果哪天看到这章突然情节突变那大概是实在忍受不了的作者改的。


十二月份期末期更文缓慢,争取周末再更一次。


现在心情非常失落,感受到了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的感觉,争取可以自圆其说。


墨尔斯是罗马语中死神的名字,其实是查了西方神话故事选集之后随便找的,与故事发展有关系但是不大。


光虹最后一定爱的是尤里 普利赛提,绝对HE


谢谢看完这篇既糟糕作者又唠叨的文的小天使♥

评论(7)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