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土少年

不是好人

【尤季】寓言的羁绊 04

 *冰上的尤里同人

*尤里&季光虹

*ooc, 架空, 小学生文笔

*情节跳脱,不懂历史bug多

*不喜点xx,不撕逼 

*灵感来源潘神的迷宫

*过渡章节,不知道自己写什么系列   

04

        很快一个月的假期就过去了,距离月圆之夜的到来仅剩一天,尤里不禁担心起来。

 

       光虹只是默默的陪在尤里身边。

 

       鲜少被污染的天空披上夜色的时候美得让人有些窒息,一轮圆月升起,被放在窗台许久的果实被光虹小心的拿了出来。

 

       果实肉眼可见的迅速收紧了之前展开的花瓣,恢复了一开始的光滑圆润。

 

       月光从窗外照射到屋内光虹的身上,他的整个人的身体都仿佛失去重量一般悬浮起来,一扇窗户被风吹开,风卷起窗帘,少年好似要消失一样身体开始变淡变缥缈。

 

       唯一闪亮且清晰的是锁骨处花纹似的胎记。

 

       胎记散发出的是柔和温暖的光,尤里却觉得光无比耀眼,一只手捂住眼睛另一只手向前伸去想要抓住光虹。

 

      “尤里·普利赛提。”光虹抓住了尤里的手腕,这也是光虹第一次直呼尤里的全名。

 

       尤里猛的抬起头来,盯着眼前距他不到半米的光虹。

 

       光虹身体里散发的光全数被果实吸收了进去,光虹睁开了他琥珀色的眸子,里面温柔的可以滴出水来。

 

      “给你。”光虹脚尖着地后连缓冲的时间都没有,直接把果实给了尤里。

 

     “把他放到爷爷睡前喝的牛奶里,未来的五年内就不需要担心了。”

 

     “谢谢。”尤里接过果实便转身跑了出去,轻声的道谢不知道光虹有没有听到。

 

       光虹笑而不语,伸出自己刚刚握住尤里温热手腕的右手静静端详。

 

       尤里去厨房热过牛奶之后,急匆匆把果实放了进去,果实在接触到热牛奶的一瞬间发出了轻微的叹息声,随即消失在牛奶之中。

 

     “爷爷,喝了这杯牛奶早点睡。”尤里忐忑地端过去。

 

     “好好,尤里今晚也早点睡,明天就要走了,路上小心一点。”

 

     “好,爷爷我还会再回来的。”

 

       尤里爷爷喝完牛奶后不久就睡下了,尤里看着美丽的星辰,树木,大海,人世间的万物在爷爷身体里流淌。

 

       这是震撼人心的美,本不应该一次性出现在一处的美现在聚集到了一起,尤里不敢移开视线。

 

       震撼的感觉让尤里有些厌恶自己的无能。

 

    “可恶。”尤里深感自己的无力,颓废的坐在沙发上,双脚习惯性的搭在桌上。

 

    “尤里,去睡吧。”娜塔莎披着薄外套出现在尤里面前,关心地看着他。

 

    “嗯,娜塔莎你也小心肚子里的孩子。”日渐加重的不安感和不时冒出的安心感觉让尤里陷入了一个怪圈,一个让自己越陷越深且无法自拔的怪圈。

 

       回到房间后,两人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的阳光照常升起,早饭过后就是真的要道别的时刻了。娜塔莎嘱咐着一些日常琐事,爷爷只是微笑着看着尤里离开,尤里临走时爷爷给了他亲手做的皮罗什基,尤里小心翼翼的收在行李箱里。

 

       或许是苏联现在改变的太过于剧烈,反抗的人民也愈渐增多,虽然不会威胁到已有政权但也确实让当权者不痛快,在苏联生死存亡的危急时刻总有人来使绊子,人民起义的呼声愈演愈烈。

 

       在尤里休息的一个月里,通往郊外营地的一段火车被炸毁,这也直接导致了有接近半天的时间要在汽车颠簸中度过,而且他回去的时间也会由原来的半天增加到一天。

 

       在汽车上颠簸的感觉并不好受,光虹好像完全受不了这种折磨只能靠着尤里休息,当然尤里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两个人相互照顾倒也是撑了下来。

 

       很快就到了黄昏之时,他们两人乘坐的卡车准时到达了火车站,买票登车一气呵成。尤里现在和光虹坐在火车的最后一节车厢,尤里还是如平常一样板着一张臭脸,光虹的情况就糟糕多了,一阵阵呕吐的感觉袭来让他脸色苍白。但是尤里也不敢太过于明目张胆的慰问,毕竟一般人眼里这样做的尤里彷如精神疾病患者。

 

       火车内的乘客并不多,可能是因为前几天的爆炸事故让大部分然产生了畏惧心理,尤里也是乐得清静,一边用手安抚光虹的后背,一边看向窗外。

 

       窗外夕阳西下,车厢内都染上了漂亮的橙红色。

 

    “坚持一下,很快就会到了。”

 

    “嗯。”

 

    “镇子里有你要找的人吗?这一个月你去的次数也不少了。”

 

    “没有,可能是在其他地方吧。”

 

       两个人小声的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

 

       应该是军人特有的敏感,尤里在感觉到车外有不对劲地方的时候,一把搂过光虹向前扑倒,就在尤里反应过来的下一秒钟爆炸的热浪袭来,火车车厢也被爆炸的冲击力掀翻出铁轨,尖叫声、哭喊声、爆炸声一阵阵传过来。爆炸还在持续,或许是最后一节车厢的原因受到波及的情况较轻,尤里当机立断带着光虹从已经扭曲变形的窗户直接跳下。

 

       现场的情况比尤里预想的还要糟糕,这趟火车不只在运送普通乘客还有大量的军用物资。如果真的让起义军获得大量物资不只会让他们的势力进一步扩大,还会惊动现在当权者紧绷的那根弦,到时候不知道又要死多少人了。

 

       爆炸自开始那一刻起就像多米诺骨牌一般接连发生,死伤自然不在少数,被摧毁的设施也够工人们维修的了。

 

    “这群鲁莽的野猪!”尤里低声咒骂道,但是他还没有失去理智到孤身前去抵抗。

 

       为了保证自身的安全尤里决定先去收讯室通知营地的其他士兵前来支援。

 

       收讯室里没有一个人,老旧的电话因为爆炸震动的原因斜歪在桌上。拨通电话后接通电话的士兵大喘着气,声音颤抖着,说的字都连不成一句完整的话。

 

   “你们都是群蠢猪吗,现在这边情况什么样子你们……”尤里对于士兵的态度非常恼火,但是话还没有讲完就被对面的人呵停了。

 

   “维克托少尉带着大部分士兵在不久前已经出发了,但是现在起义军攻到营地了,人太多了我们可能要守不住了,快点…啊——”尖锐的叫喊声吵得尤里鼓膜隐隐作痛,电话也随之被挂断。

 

  “喂——有人吗——”不管尤里再怎么呼喊都不再有人接听。

 

     尤里放下手中的电话,一拳打到桌子上,鲜血就这么流了下来。

 

   “不要慌。”光虹上前安慰尤里,这个时候尤里才想起自己竟然忘记了眼前这个小妖精,一把抓住光虹瘦弱的肩膀摇晃起来。

 

   “你会魔法吧,现在应该可以…”话还没有说完,光虹已经摇头拒绝了。

 

   “在这个世界不能用,原则上我不能干涉这里发生的一切,历史不能被我改写,唯一能改写的就是你们人类。”

 

      尤里放开光虹,心里有不甘和急切。

 

      但是现在的情况容不得他多想,只能先与维克托汇合再考虑下一步的事情。

 

       尤里先是到前面查看了一下伤亡情况,受难的多半是乘客和车站工作人员,而敌人也确实是没有出现,这场调虎离山之计用的非常成功,估计营地也早已被攻陷。

 

       这里的地形就算不能说是烂熟于心,尤里也知道个八成,拉着光虹左拐右拐进了森林。也就是这个时候光虹发现尤里的小腿和手臂在爆炸时受了点伤,血还在缓慢的涌出。光虹想着先让他包扎一下便伸手要拦住尤里,尤里回头示意光虹不要管继续跑。

 

       森林里的小路地面凹凸不平,还要担心野兽的侵袭,这一路上尤里和光虹并不好过,穿过了一片废弃的房子后,尤里登上了这片区域的高点。在这里可以比较清楚的看到部队的行进情况。

 

       虽然现在是凌晨,但是夏天的太阳总是会早一些升起,借着清晨的阳光用望远镜可以看到正在折返的部队,看来尤里还是低估了维克托的智商。

 

       估计接下来回去就要看到黑着脸的维克托和雅科夫的电话突袭,尤里的脑袋就突突的痛。

 

       从高处下来就看到光虹坐在小土丘旁睡了过去,睡颜是一如既往的可爱。

 

     “光虹起来了,我们现在要回营地。”尤里粗暴地揉了揉光虹柔软的头发,转过身去的时候脸上带着笑容。

 

     “好。”光虹揉着自己的眼睛说。

 

       光虹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昨晚跑了一晚就算他体力再好也吃不消了。还没有走几步光虹就看到尤里蹲下身子把手背到身后说着:“上来吧,昨天辛苦你了。”脸上是坦诚的毫无保留的微笑。

 

    “尤里真是意外的温柔呢。”光虹还是乖乖上去了,尤里轻松地就把他给背了起来。光虹默默的把头埋在尤里的背上,从侧面能看到脸上一点微微的玫瑰色,连耳垂也红的看起来好像柔软了不少。

 

    “啊,你说什么鬼话。”尤里回过头来露出了偶尔会突然变成死鱼眼的眼睛和扁扁的嘴巴,看起来不像是生气倒像是害羞。

 

    “尤里你是不是害羞了?”也只有光虹可以这么肆无忌惮的问尤里这些敏感的问题了。

 

       尤里没有回答,只是突然间踢了旁边的树干一下,这好像是他的惯用动作,不管是生气郁闷还是高兴害羞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做出来。

 

       两个人走走停停,终于在太阳下山前到达了营地。

 

       营地的受损情况非常严重,死伤了五十九人,仓库的军用和民用物资被洗劫一空,马匹和武器也损失不少。

 

    “尤里你没事吧,太好了。”维克托眼尖的从众人中找到了消失一天的尤里,高兴的表情溢于言表。上去就给了尤里一个热情的拥抱。

 

    “恶心死了,放开我。”尤里嫌弃的拍打着衣服。

 

       但是尤里不知道半天前维克托得知他坐上那辆被炸毁的火车的时候,那种惊恐的样子。

 

       虽然他们嘴上都不说,两人早就是如亲兄弟一般了。

 

       营地现在所有人忙成一锅粥,都各司其职。尤里也在安顿好光虹后去医生那里接受治疗,打过抗生素的手臂有些酸痛。

 

    “尤里你真该去洗个澡,我现在希望你跟我保持至少两米的距离。”维克托看到从医务室走出来的尤里一脸嫌弃的说。

 

       他们两兄弟现在的日常就是互相嫌弃,不禁让维克托怀念起小时候对他崇拜有加的小尤里。

 

       尤里选择直接无视维克托,径直回房了。

 

     “还是那么不可爱。”

 

        不过敏感如维克托,他感觉尤里好像变了。

 

        回到房间尤里就拎着还没睡醒的光虹直接走进了浴室,催促他洗澡。

 

        光虹看着可以容纳多人的大浴缸犯了难,脸也‘呼’的热了起来。

——————————————————————————————————————————————————————————————

终于如约在第二天凌晨肝出来了,说实话自己非常不满意,怎么改都不满意!!为什么我没有动笔之前先写个大纲,现在完全不知道当时头脑发热的时候再想什么了,完全是走一步算一步,而且是真的收不回来了!!

早知道就写日常小甜饼了,为什么作这个大死QAQ

这章真是不知所云,而且光虹基本整章下线,为什么要这么正经,说好的开车呢,先在这立个flag,未来三章内一定要开车!!

这章写的我心力交瘁(吃速效救心丸),是时候加快剧情发展了,我就是这么拖沓www而且所有人ooc到换个名字就可以是原创的程度了,心累到爆炸

没有检查,错字多(注意)

各位小天使晚安,我依然是你们的话唠鬼(比哈特)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