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土少年

不是好人

【尤季】寓言的羁绊 03

*冰上的尤里同人

*尤里×季光虹

*ooc有,架空,小学生文笔

*灵感来源潘神的迷宫

*情节跳脱,有bug

*不喜点××,不撕逼

*终于kiss啦,超兴奋



03
        经过接近半天的颠簸尤里终于回到了家。

        站在家门前尤里犹豫了很久,是在光虹牵住他手后才下定决心进了家门。

        回到阔别一年的家后尤里全身都有些兴奋的颤抖,是女仆先察觉到尤里的到来,手忙脚乱的去倒茶拿点心。

        尤里连房间都来不及回,直奔爷爷那里。

        尤里爷爷除了脸色看起来有些泛白,四肢不那么灵便以外还是如平常般硬朗的样子。

        “爷爷...”尤里直扑进爷爷的怀里,像多年前幼时的自己一样撒娇,略带哭腔的声音让爷爷更加怜爱地摸着尤里的头轻声安慰。

        尤里只有在爷爷面前才不是那个高傲嚣张的怪小孩,而是把全身软肋露出也不会害怕的真正样子。

        不想失去现在拥有的一切。

        尤里之前在考试的时候因为爷爷没有到场而发挥糟糕,也直接导致了自己能力被埋没,但是他并不埋怨爷爷,尤里知道爷爷对于自己的重要程度,唯一不会发火的对象就是爷爷。

        女仆轻敲门框,把手里冒着热气的红茶和烤的微焦的饼干放在爷孙两个面前就退下了,很快从厨房传来切菜的声音,勤快的女仆在准备今晚丰盛的佳肴。

        “娜塔莎还是那么勤劳,尤里你能想到她已经怀有五个月身孕了吗?”

        “爷爷,信里你都已经写过了。”

        “那是爷爷糊涂了,如果没有娜塔莎我这把老骨头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啦。”

         娜塔莎对待尤里一家人都很好,做事情也很认真卖力,那源于尤里一家对于娜塔莎的照顾。

        娜塔莎的母亲冬妮娅是尤里爷爷的老朋友了,她是一位非常独立的女性,在自己三十三岁时遇到了此生挚爱——一位带着两个孩子的富豪,但是造化弄人幸福生活才刚刚开始,冬妮娅就死于生产时的大出血,娜塔莎出生的那天她的母亲永远闭上了双眼。

        失去挚爱的打击,富豪的身体也在短短几年间彻底垮掉了,而幼小的娜塔莎自然是无法在财产争夺中保身,所以富豪在撒手人寰前把娜塔莎托付给了妻子的老友,也就是尤里的爷爷。

         自小在尤里家长大的小女孩也获得了自己的幸福,同时她也看着尤里逐渐成长,当然知道尤里成长过程中所遭遇的那些苦难。

        娜塔莎曾经在教堂为尤里祈祷,希望他可以抛弃身上的那些压力重担活下去,因此她执意放弃优渥的生活去照顾尤里的爷爷,为尤里分担一些压力。

        但是尤里强烈的自信感和勃勃的野心让他无法与舍弃外界的纷争,而过分的家族荣誉感又让他想更加往上爬,娜塔莎作为一个明眼人非常清楚的知道尤里的性格和做法会让他陷入麻烦的漩涡,但是她没有立场去过多干涉,况且尤里那种冲劲让她从心底期待着。

        期待着苏联的历史被他改写。

        被这个称为“苏联的妖精”的貌美少年的魔法改写。

        当然娜塔莎从未把自己的想法说给任何人听过,那是她内心深处的小秘密。

        关于这个被她看大的少年。

        尤里回来的时候正是午饭结束的时间,很快爷爷的困意也袭来。

        “尤里回去休息一下,让娜塔莎给你拿点吃的,晚上我们可是要一起看报畅谈的,爷爷先睡一会儿。”

         “嗯,爷爷有事情就叫我。”尤里不舍得松开抱住爷爷的手臂,转身离去。

        尤里一出门就看到了在门外探头探脑的光虹,被看见的光虹脸一红转身走到尤里行李箱旁乖乖站好,像一只乖巧可爱的小兔子。

        “走,跟我回房间。”尤里并没有语言嘲笑光虹,但是内心深处还是喜欢这样的光虹的。

         没有之前那种未知的压迫感,就像是同龄人一般相处,而且光虹日常生活中就像一个好奇心极重的内向孩子,对人类世界有着迷之好奇。

        尤里曾经问过光虹有没有在人类世界生活过,同时尤里也做好了光虹不回答的准备,出乎意料的光虹倒是非常坦率,承认自己并没有来过但是却经常听他口中尊贵的陛下讲过这个精彩的世界。

        讲着这些的时候光虹的兴奋溢于言表,尤里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搭错了竟然有些吃醋,被自己想法吓一跳的尤里,露出死鱼眼摇了摇头。

        光虹被尤里刚刚好笑的举动逗得笑成一团,脸上的小雀斑也跟着跃动。

         好看极了。

         回到房间的尤里放下行李就开始肚子饿了,毕竟还是发育期的少年。

         娜塔莎早就准备好尤里的午餐了,尤里屁股还没有坐热她就把饭送过来了。

         当然这顿饭其实是便宜了光虹,娜塔莎对于尤里的偏爱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午饭自然不会太差。光虹对于食物的好奇简直可以说是“惨绝人寰”,他试图把各种食物用奇怪的组合搭配来吃,味道倒也是可以接受就是卖相简直无法忍受,尤里终于忍无可忍的把光虹手里的东西一把夺过来,把正常搭配的食物塞到他手里。

         “小子,乖乖吃饭。”尤里难得对光虹生气,金色的头发都好像飘起一样让人看到他背后的黑气。

        尤里从来不承认光虹年龄比自己大很多这个事实,所以他会称呼光虹为小子,小鬼,当然一般还是直接叫光虹。

        午饭后正是一天中阳光正好的时刻,夏日窗外的太阳有些刺眼,尤里坐在书桌前读着面前厚重的书籍,留光虹无聊的躺在床上很快就传来了他微弱的喘息声。

        尤里回头看着光虹全身被阳光笼罩,身体轮廓都模糊了。便走到床边伸手抚摸了光虹的脸颊,如往常般有些凉意。


        尤里恶劣地想如果光虹醒过来一定会脸红吧,可能会像小动物一样弹起来,手足无措的样子真的让人有些期待。

        产生这样想法的尤里又再次开始生自己的气,要说尤里哪里不好就是他有些死脑筋,苏联士兵的通病。他不甘心地踢了旁边的沙发一脚,就继续瘫在书桌前看书了。

        墙上古老的时钟一分一秒地发出咔哒声。

        下午六点的时候时钟里装饰性质的鸽子猛的窜出,连带着鸽子的咯咯声,把已经陷入深度睡眠的光虹吓了起来。

        当天晚上尤里陪爷爷吃过晚饭后,一直聊天到深夜,因为喝了一些伏特加的原因尤里半夜还特别兴奋,当然他没有忘记之前光虹嘱咐的一件重要的事情。

        “这个只能等到月圆之夜才能使用,也就是下一个月,在这期间请一定要好好保存这颗果实。”

        尤里回到房间之后发现光虹已经把自己小心翼翼用纸袋装起的果实从行李箱中拿了出来,放在窗台的旧花盆里。

        果实浑圆的身体开始出现了轻微的律动,在月光的照射下果实从顶端开始出现小小的沟痕,渐渐的痕迹越来越深,果实整个被分成了五瓣并有些卷翘,只有底端还把他们连在一起,就像之前光虹送他的花一样,甚至还能在果实中间看到未消失的花朵器官。

         尤里这才明白原来这所谓的果实就是花瓣变厚器官退化并合拢的小白花。

        “这个可是几百年才会出现一颗的珍贵宝物哦,记得小心使用。”

         醉酒让尤里眼前开始模糊了,最后他趁着这股醉意把整个人搭在了光虹身上。

        光虹还没有来得及推开他,浓烈的酒气侵袭了光虹的鼻腔,因为两人身高的差距尤里微微压下了身子,双手轻轻环住光虹的脖子,双手在光虹背后也不老实地摸着他有些突出皮肤的脊骨。

        在月光下尤里俊美的脸透露出自然的性感,略微反光的水润唇部,醉酒有些微红的白皙脸颊,妙曼的身体弧度和恰到好处的肌肉,都模糊了他的性别,“苏联的妖精”真是名不虚传。

        连活了千年的老妖怪光虹都看的发了呆,一时间连他招牌的害羞脸都忘了。

        尤里一下子就把头放在了光虹的肩膀上,头发刺的光虹脖子一阵阵发痒,身体也不自觉的害羞的发热起来,在光虹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尤里突然顺着光虹的脖子把脸挪到了他面前。

        可能只有0.01秒的犹豫,尤里把自己的唇贴在了光虹的脸颊上,微凉的触感不知道尤里是否有一点点的清醒。

        接着尤里开始动了起来,双唇在光虹脸上游走,最后停在了光虹唇角处,他伸舌填了一下光虹嘴角。

        有淡淡小麦的香气。

        光虹可能早就懵了,深陷在这迷人的月色之中。

        尤里猛的从光虹脖子旁抽出了手,扯住光虹小小的衣领把他拉到自己怀里。

        吻如预料般的落到了光虹双唇之上。

        尤里好像没有加深这个吻的想法,大概几秒后就和光虹分开了。

         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的一下子倒在床上,不久就传来沉重的呼吸声。

        光虹轻轻抚摸自己的脸颊和双唇,脸也早就变成了粉红色,但是比起害羞和惊慌更多的是一种喜悦,嘴角翘起了好看的弧度。

        一整晚光虹都在拨弄窗台花盆里小小的果实。嘴里哼着听不清的歌谣。

        或许是尤里一早醒来后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态度,让光虹的情绪有些小小失落,不过很快这种情绪就过去了,两人间还是和往常一样不浓不淡的相处。

        时间过得非常快,距离尤里期待的月圆之夜也越来越近,这半个多月尤里过得非常放松,没有负担的日子让他也有些疲倦,尤里大概是个不能停下脚步的少年。

        光虹也通过尤里对这个世界有了初步的认识,过着充实又平凡的生活。

        要说唯一有点让人头疼的就是尤里房间的床。

        床太小了,因为尤里从很小开始就离开家独自生活学习,只是偶尔的假期才会回来,床是他长身体之前的大小,勉强容他一个人睡,但是如果加上光虹的话也确实很为难。

        所以一开始尤里就提议自己睡沙发,但是不知怎的两个人还是睡到了一起。

        光虹通常醒的早,每天醒来都能看到尤里睡出床一半的身体和好看的脸。

        虽然生活不是那么理想,但是每天也都是带有希望的新一天。

        “早安。”

        “嗯,早。”

————————————————————————————————————————————————————————————

终于产出了,有点兴奋!!!!

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可以参照一下之前发的吐槽,实在是被自己的草率打败了😭

但是对这两个小天使的爱是不输给任何人的!!!!

最后各位晚安❤

顺便发一下自己刷尤季的微博,欢迎来玩☞http://weibo.com/u/5979607905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