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土少年

不是好人

【尤季】寓言的羁绊 02

*冰上的尤里同人

*尤里×季光虹

*ooc有 ,架空 ,小学生文笔

*不喜点××,不撕逼

*灵感来源潘神的迷宫

*进展缓慢,情节跳脱,有bug

*亲妈不虐

02

        尤里一马当先地拉着光虹走到石阶的上部,发现原来顶端相连的是营地后面与地面齐平的水井,透过水层看到粼粼的月光打在尤里和光虹身上,光斑如艺术品一样装饰着这两个貌美的少年。

        尤里触碰到水层,并没有想象中水与手臂交融的冰凉感觉,只有些许的压迫感。

        “请停下。”光虹抬头说道,眼睛里坚毅的神情让尤里有些愣神,不自觉松开了紧握少年的右手。

        光虹白皙的腕部出现了一个明显的红手印,但是他并没有在意,只是想回到那个洞窟。

        随着光虹脚步向下,那只蓝色的小鸟再次飞回了他的肩部,尤里这才发现雕像中肩部有小鸟的少年确确实实的站在自己面前,那尊非常有年头的雕像也让自己终于开始相信眼前少年说过的如童话一般的故事。

        “请您赶快回去吧,月亮离开的那一刻就再也出不去了,谢谢您今晚陪我聊天,这个拿好作为谢礼,还有请忘掉这个梦。”光虹用他纤细的手臂把洞窟石壁上生长的白花折断,别在尤里的耳旁。

        白花散发的泥土清香让尤里烦躁的内心平静了下来。

        “跟我走,去军营里和村子里寻找他,作为交换请救救我爷爷。”尤里在光虹即将从他眼前消失的时候喊出来,语气是难得的妥协。

        这是最后的希望,如果这里就是另一个世界的大门那么他愿意永远留在这里来换取爷爷的生命,受伤的小老虎没了平时的逍遥跋扈,乖的有些吓人。

       沉默良久。

        “我答应你,但是如果没有找到你就要永远留在这里直到肉身消失,灵魂消散。”光虹回过头看尤里的眼神多了一丝残酷。

        即便外貌是半大的懦弱孩子,光虹实质上还是一个不明身份的神秘生物,并且存活了上千年的时间,自然不会真如孩子一般单纯善良。

        “这是违背自然的代价,尤里·普利赛提你愿意接受吗。”光虹的肯定句也表示他早就看破尤里脆弱的内心,真正绝望的人是不会放弃最后一条救命稻草的。

        “我接受。”尤里用尽全身的力气喊出来。

        这大概是这个背负太多孩子最后的救赎。

        光虹折下成熟在高处的唯一一颗果实,小小的雪白如鸡蛋白,小心的交到尤里手中,并把身上的银铃铛挂饰取下,微微踮脚小心的绕过尤里的脖颈给他带上。

        “尤里听过永生的代价吧,永生的痛苦不是人类可以承受的,所以它只能维持你爷爷五年的寿命,但这也已经是违背自然的法则了,你愿意为了这五年放弃你的未来吗。”光虹凑在尤里耳边说道,肢体的接触让尤里被雨水打湿的冰冷身体感受到一丝暖意。

        像是被恶魔蛊惑一般,尤里重重地点了点头。

         此刻光虹的笑容一如尤里第一次见到他那时的温润,完全没了几分钟前的狡猾和诱惑。

         当尤里和光虹离开神秘的地下树窟,外面的压抑世界也即将迎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

         雨停了。

         太阳升起,树林里万物复苏。

         那口水井依然如平时看到的一样普通,完全无法想象水层下隐藏着另一个世界的入口。

         尤里身上的军装已经开始有些发硬的贴在皮肤上,让人不愉快的想要脱掉,光虹的薄纱显然更不能让其他人看到,尤里只能拉着光虹快步离去。

        尤里无法想象让其他人看到光虹的后果是多么糟糕。

        光虹在四处打量尤里的房间。

       不大的房间打扫的到还算是整洁,可容纳一人的床铺放在靠近窗边的地方,在窗与床之间的是一张有些年头的书桌,桌上摆放的书本笔记和报告也昭示着主人的勤奋,书桌旁立着的书架上书籍之多也是让人不可思议,到可以看出书架主人对于艺术和军事的喜爱,除了这些这个小房间里也就只剩下一个衣柜,杂物台和床头柜了。

        尤里把半开的窗帘拉上,随即就把自己脱了个精光,少年未长开的身体加上精壮的肌肉确实很有视觉冲击力。

        不知是真的还是只是演戏,光虹的脸有些微红,眼睛也从眼前的少年身上移开了。

         尤里换上了宽松的衬衣和裤子后,从衣柜里拿出自己两年前的旧衣服扔给光虹示意他换上。

        光虹也没有拒绝,只是在让尤里转身后默默换下了那件华美的衣服,或许是体型差异过大,即便是两年前的衣服光虹穿在身上也有些过大,不过倒是不突兀。

        尤里接过光虹那件摸起来凉凉的衣服后小心翼翼地收到了衣柜的最深处。

        或许是在突然的放心之后困意席卷了尤里,他不客气的给维克托少尉打了个电话,无视维克托的怒火后,一下子弹到了床上。

        在快要失去意识之前,尤里半梦半醒地说:“困的话就过来睡吧。”语气是难得的温柔。

        尤里均匀地呼吸声传来。

        光虹突然笑了起来,就像表面上他这个年纪的孩子那样肆无忌惮的笑,开心的好像在他脸上绽放的是太阳。

         “能醒来,真好啊。”

         光虹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慢慢地爬上尤里的床,蜷缩在尤里占了大半的床的空隙里安心的睡了过去。

         沉睡了几千年,不差这几个小时了。

        尤里醒来的时候已是傍晚,拉开窗帘落日的余晖染红了房间。

         光虹在尤里之前就醒了,他坐在床对面的杂物台上,摇晃着双腿看向刺眼的落日,温暖的橙红色光辉让他的脸看起来更加柔和,像冬天烤火时那么让人暖洋洋的。

        “你醒了。”光虹跳下台子,走到尤里身边。

         “嗯。”尤里用慵懒的声音回答道。

         两人之间的奇怪默契展露无遗。

         明明是半天前才相识,明明只是普通的契约关系,明明对对方都不甚了解,却能够像生活多年的老友一样默契,也是一件让人不可思议的事情。

         连一向神经大条的尤里都开始怀疑。

         光虹一定是隐瞒了什么,但尤里不想多问,毕竟吃人嘴短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一夜之间尤里仿佛是长大了。

        或许是对于未来生活的确定和爷爷生命得以延续的安慰,尤里没了身上担负的压力,一下子开始怠惰起来,跟着连漂亮的脸也没有之前那么苦大仇深了。

        尤里随意拿了一些食物,光虹本来是不需要这些的,但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还是尝试了人类的食物。

        松软的面包让光虹有些沉迷其中。

        尤里伸出手从身后揉了揉光虹的棕色头发,软软滑滑的很舒服,一时间专心于面包之上的少年被吓了一跳,掉下的小块面包也被随着光虹而来的小鸟吃了个干净。

        尤里细细打量着小鸟发现那双之前自己夸赞过的褐色眼睛简直和光虹是一个模子刻下来的,间接的夸奖让尤里本人有些不适应,害羞的情绪让他揉光虹的手又用力起来,当尤里回过神来时光虹的天然卷头发已经如鸟窝一般杂乱了。

       放松下来的尤里笑的肆无忌惮,坏孩子得逞般的狡黠也让人很喜欢。

        这才是这个年纪孩子所拥有的表情和情绪,请一定不要再次失去了,光虹在心里默默祈祷,看向尤里的眼睛也更加温柔。

         光虹的眼睛里仿佛全世界的河流都在里面流淌,让尤里舒服的想沉溺在里面。

          尤里觉得自己对光虹的特殊感情在这个时刻要决堤而出了。

          “我们到底以前认识吗,为什么我觉得自己对你如此熟悉,就像我和爷爷一样...不...那种感情仿佛更加强烈,但是我什么都不知道,这让我很不舒服。”尤里略长的刘海挡住了他的眼睛,光虹看不到他的表情。

         “不要怕,到最后会清楚的。”光虹安慰般的抱上了尤里的腰,把头埋在他怀里安心的闭上了眼睛。

        尤里顺从的抱住了光虹,乱世间两个人依偎在一起互相取暖。

        维克托突然的闯入让尤里措手不及,只能愤怒地咆哮,自然是没什么震慑力的。维克托气愤的把尤里提起来就是一顿臭骂,全然没有之前让少女少年们倾倒的优雅样子,俨然是一只可怕的恶魔。

        同时尤里也发现维克托看不到光虹。

        能独占光虹的异样喜悦让尤里没了脾气,连他熟练的顶撞话都没有来得及说出,维克托自然对这突然乖巧的尤里不适应。

        但是也只能归咎为爷爷身体的影响让尤里有这么大的改变,草草教训了几句也就放手了。

        “给你半个月假,回去好好照顾你爷爷吧,记得把自己也照顾好,小老虎。”说罢维克托少尉就离开了。

         “只有你可以看到我。”光虹在维克托离开后狡黠的一笑,脸上的小小雀斑也让人觉得可爱。

        尤里匆匆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提着不重的行李箱离开了房间。

        光虹安分的跟在尤里身后,他自然是不需要买票的,尤里在一个小时后坐上了通往小镇的火车。

        火车从繁茂的森林穿过后,是一片欣欣向荣的工业区,大黑烟囱冒着滚滚浓烟,高大的工厂传出机器运作的咔咔声,工人里里外外的忙碌着。

        一个伟大的国家在苏醒,正在顽强的抵抗时代洪流的侵袭,未来看似是那么理想又美好。

        尤里下意识握住光虹的手,看向窗外的眼神有些不甘。

        “这个变化的时代真让人厌烦,只要站在最高处就好了啊。”尤里也算是个新时代的好青年,他欣慰于祖国的改变,却又对于这种改变无所适从。

        这或许是大部分苏联人民的真实写照,生活在开心与不安之中。

        “尤里的国家开始一点一点成长起来了,但是这样真的好吗。”没有人能够去准确判断一个国家正在实施的政策的对错好坏。

        “不试试怎么知道,这里可是我一直引以为傲的苏联。”尤里的话语中没有一丝犹豫。

        虽然我看不到他最强大的时期,但是未来他一定会站在顶点。

         尤里坚信着。

         “是啊。”光虹环抱住尤里的行李箱,把头搭在行李箱上说。

         未来一向那么清晰又不确定,但是却真真切切的存在着,不会轻易消亡。

————————————————————————————————————————————————————————————
突如其来的正经,其实一开始并没有想写这种偏历史向的风格,而且本人对于历史很不了解,但是顺其自然的就变成这样了,虽然很奇怪但是还是希望各位多多包涵。

一开始只是想写一个双向驯服的故事啊!

想开车想开车想开车。

自我认为ooc好严重,不提名字就看不出来是谁😂

超级喜欢尤里和光虹一起成长的感觉,光虹让尤里不再那么锋芒毕露,尤里又让光虹逐渐变成一个顶天立地的好男人,想想还有些小激动。

接下来应该会是甜甜的日常。

没错我就是一个话痨鬼_(:з」∠)_
         

        

        

       

       
       
        

评论

热度(30)